汽車圈
  • 新聞焦點
  • 消費報告
  • 維權通道
  • 有事郝說
  • 315消費論壇
  • 關于我們
  • 《消法》起草人河山:懲罰性賠償的設計初衷就包括疑假買假打假
    時間:2019-05-05 16:33  來源:汽車圈  作者:篤志
    “我深感造假售假勢力的強大,我‘屢戰屢敗’,但‘屢敗屢戰’,和他們斗爭,還市場秩序一片凈土,維護消費者權益!”
     
    “我為法律而生,為法律奮斗終生。我的后半輩子就跟他們斗爭到底,我死了,我的女兒學好民法、學好消法,和他們繼續斗爭!”
     
    作為我國懲罰性賠償的立法先行者、《消法》重要起草人、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會長河山教授,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吶喊:誓將打假進行到底!!!
    4月29日,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聯合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在京召開第五屆3•15打假論壇。河山會長在論壇上致辭,并就當前飽受爭議的職業打假問題做了主旨發言。以下為河山會長在論壇上的發言整理。
     
    🔻🔻
    尊敬的周成奎主任、任偉會長、孫志遠法官,
     
    尊敬的各位會員、3•15志愿專家、媒體友人:
     
      在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兩份經典的打假判決問世之際,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聯合舉辦第五屆3·15打假論壇,我代表主辦方,對各位嘉賓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對主審兩案的山東青島中級人民法院的孫志遠法官致以崇高的敬禮!對參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司法解釋制定的張進先法官、劉俊海教授,對堅決貫徹懲罰性賠償、一貫支持疑假買假打假、知假買假打假的李大元、宿遲、王范武等法官、對多年來宣傳懲罰性賠償、報導疑假買假打假、知假買假打假的蔡巖紅、俞妙根、任震宇、周頔、趙曉秋等媒體友人,表示衷心的感謝!對站在疑假買假、知假買假最前線的王海、葉光、劉殿林、二紅、紀萬良、楊連弟、史瑞杰、陳勝金等民間專業打假人、各個啄木鳥們表示親切的慰問,你們辛苦了!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說指出“依法打擊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等違法行為,讓嚴重違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價。完善失信聯合懲戒機制,促進各類市場主體守法誠信經營。”
     
      伴隨克強總理鏗鏘有力的聲音,我們眼前又浮現到26年前的1993年。1993年12月31日,我國的懲罰性賠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制定中橫空出世,第四十九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其受到的損失,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一倍。”這一規定,發展了民法通則的賠償原則,也為大陸法系國家首創,是防治假冒商品、欺詐服務的重要舉措,是維護消費者權益的銳利法律武器,構成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核心條款。懲罰性賠償閃亮的條文為消費者打假索賠提供了法律依據,奠定了基石,中國的3•15打假索賠開始了。
     
      3•15打假索賠一萌動,知假買假是不是消費者的鴉聲就噪起。一場爭論,迄今已有20多年,此起彼伏,此伏彼起,此起彼落。近日,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魯02民終263號民事判決書再次把這場爭議推向高潮。算起來,這應當是第三場大的爭論了。
     
    第一場爭論:從1995年王海買假,至1996年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徐悲鴻”假畫疑假買假打假的裁定、判決。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于1993年10月31日由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以滿票通過,這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第一次全票通過法律。到會的127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都贊成寫上懲罰性賠償,懲罰性賠償條文幾經磨難終于寫入消費者權益保護法。
     
      1995年夏天,中國消費者協會在吉林召開貫徹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座談會。著者在會上說:“消法貫徹得不好,一年多了,怎么還沒人出來買假貨。” 沉悶一段時間后,消法第四十九條呼喚的王海出現了。
     
      一位22歲的山東青島小伙北京隆福大廈買了“索尼”耳機發現有假后,又購買10副假耳機要求加倍賠,他要試試消法規定的加倍賠償靈不靈。一副假耳機80元,12副在當時也是個不菲的錢數。幾個月后他索賠成功,這位小伙就是王海,是最先知假買假的消費者。中國消費者報李學寅社長慧眼捕捉住這個典型,中消協與中消報聯合召開“制止欺詐行為 落實加倍賠償”的座談會。自此王海名揚大江南北,更使消法得到廣泛的宣傳。
     
      自王海知假買假耳機雙倍索賠成功、中消協中消報召開“制止欺詐行為 落實加倍賠償”座談會,即開始了對知假買假的爭戰。反對者說:“王海買假索賠,打的都是國營大商店,是掏國家腰包,挖社會主義墻角。” “王海靠買假貨發不義之財,損人利己,缺乏道德。”“知假買假是為掙錢,不是消費者,不能讓他們得到加倍賠償。”“欺詐構成需四個要件,商店不知出售的貨是假貨,沒有主觀上的故意,不構成欺詐,不適用增加賠償的規定。”這些論調,有學術觀點的不同,也有某些學者的迷糊,更有造假售假者的興風作浪,還有地方保護主義的撐腰。它們交叉混淆在一起,使原來簡單的事情變得撲朔迷離。
     
      對于學術觀點的不同,任何時候都允許存在,是正常的。大陸法系的賠償實行填平原則,損一賠一,損二賠二,沒有過懲罰性賠償,出現新事物引發爭論,再正常不過。
     
      “知假買假不是消費者”等言論鵲起后,眾多贊成知假買假者的專家、官員、媒體友人和廣大消費者隨之反擊。
     
      著者也在1995年12月8日的《工人日報》發表《王海討“說法”》一文,回應那些說詞,文章末段說:“王海是《消法》培育的消費者,王海現象的產生,是制定《消法》的初衷,是《消法》實施的必然。《消法》第四十九條的制定,就是想培養一批像王海這樣的人,來和假冒商品做斗爭。王海的索賠行為有質的飛躍,由上當受騙轉變為對假冒商品的主動出擊,這就使貫徹《消法》達到一種飛躍,如果億萬消費者都像王海這樣,假貨就“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無處藏身,市場就會凈化,消費者的權益就能得到充分的保護。”
     
      王海討了“說法”,無奈“說法”不靈,售假商家照不賠。王海在京索賠成功后,揮師廣州南下打假。1996年春節前《羊城晚報》在頭版右上角醒目地登載“報告!王海殺到”,然廣州商家根本不賠,王海南行受挫。1996年4月,王海從浙江打來電話,訴說他及各地一些消費者知假買假受挫的情況,著者當即表示一定要解決這個問題,不行我去買假貨。之前著者也曾幾次告王海,報刊言語沒有強制力,解決索賠問題不能太依賴媒體迷信輿論,得到法院打官司。當時他畢竟年輕,沒有邁出這一步,以后他在司法道路上則邁大步。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理論上的爭議什么時間都允許存在,但對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的貫徹不能停止。我們為創立懲罰性賠償理論付出心血,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貫徹受阻,焦慮的心情猶如自己的孩子生病一樣不安。如何在爭論中貫徹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最好的辦法是求得法院一紙判決,有了它,爭論歸爭論,執行歸執行。
     
      為了中國的消費者運動,為了使廣大消費者不再任意“被宰”,為了喚起眾多的消費者拿起法律武器,向不法的經營者“宰一刀”,著者向機關領導報告了要買假畫一事,志在和人民法官一道,矢志不渝地貫徹《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四十九條的懲罰性賠償。
     
      在北京樂萬達商行西交民巷營業部,花2900元買了兩幅假冒徐悲鴻的“獨馬”、“群馬”畫,以“懷疑有假,特訴請保護”為由,將經銷商起訴至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消費者知假買假的是少數,多數情形是疑假買假。1996年8月2日,西城區法院做出民事制裁書,收繳兩幅假畫。同時做出民事判決:被告樂萬達商行退還購畫款2900元,增加賠償原告購畫價款的1倍, 2900元,共計5800元;賠償交通費10元,10元的訴訟交通費雖說不足道,但它表明消費者在購買假貨中的一切損失都要由不法經營者承擔;賠償劉俊海律師的代理費224元并承擔訴訟費242元,這是首次由制假售假者賠償律師費的判決;被告服判。
     
      這是中國首例疑假買假、收繳假貨并生效的民事制裁書,值得大書特書。1996年10月9日,在中消協和中消報聯合召開的第二次“制止欺詐行為 落實加倍賠償”座談會,掀起了貫徹消法第四十九條懲罰性賠償的又一次高潮。
     
      這次疑假買假打假高潮在全社會引起巨大反響,有力地推動了我國消費者保護運動的蓬勃向前,發生了眾多的疑假買假打假事例,涌現出更多的疑假買假打假人物。按中消協統計,每年消費者獲得的懲罰性賠償,金額都是千萬元之上,數字是非常大的,構成我國3·15打假的一道亮麗風景線。長江一浪推一浪,就是這一點一滴的浪花,滌蕩著污泥濁水,為消費者帶來歡笑。就是這么多維權者的辛勤,筑起消費者安寧的長城。全社會眾志成城,貫徹落實消費者保護法第四十九條的懲罰性賠償,造就出了中國3·15打假的輝煌。
     
    第二場爭論:從一段低谷至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的《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司法解釋。
      1996年4月,王海從浙江打來電話后,著者厚著老臉打了那場官司,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徐悲鴻”假畫做出疑假買假打假的裁定、判決,原本以有了法院的一紙裁判就能解決問題,還幼稚了,我們不是判例法國家,西城法院能判贏,東城法院也能判輸。若干年來,各地接二連三地判知假買假者敗訴,消法第四十九條懲罰性賠償的貫徹漸入低谷。
     
      但這不能動搖我們貫徹消法第四十九條懲罰性賠償的決心和信心。在一些場合,著者幾次說:“王海是消法培養的斗士,有消法在就有王海在,一個王海倒下去,千百個王海站起來。”
     
      在低谷時朝,一些知假買假的消費者退出個人打假,順應形勢,轉辦打假公司。在這條戰線上,他們出手不凡,卓有成效,成為民間專業打假人中的領軍人物。王海建立了大海公司,從事專業打假。重慶葉光辭去公職下海打假,橫掃了偽劣的一次性注射器。丘建東開辦了“海平面法律服務所”,著力公益訴訟。劉殿林開創北方狼公司,令造假者談狼變色。他的《北方狼》大作記載了20年艱辛打假的風雨歷程,可歌可泣。更多消費者捕抓機會踐行3•15打假。曾任中國質量萬里行雜志總編的楊榮堅組織臥底,端掉注水肉窩點。又涌出太原打假新秀二紅,取得打假“勞力士”表等一系列戰績等等,還有許多3•15打假動人事例。
     
      爭論總應有盡頭,2013年,寒冰化凍,中國3•15打假迎來春天。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于2013年12月9日第1599次會議通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其第三條規定:“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司法解釋。它彌補了消法的遺空,吹響了滌蕩假藥假食品的號角,一場橫掃偽劣食品藥品的風暴即將在神州大地掀起,社會成效不可估量,似乎也為20年的爭論劃上了句號。飛翔吧,疾風驟雨中的雄鷹!
     
      在這里也說一下,著者和劉俊海、王衛國、尹飛四位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專家參加了《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司法解釋的制定,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會議上,我們和與會法官都力主知假買假受法律保護。
     
      2014年初,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之后,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立即行動, 1月20日下午,聯合中國衛生法學會、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清華大學法學院、人民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和法學院商法研究所、北京政法職業學院在清華大學法學院明理樓召開了聲勢浩大《“知假買假”研討會》,宣傳這一司法解釋。王海、葉光也到會,講述了這些年他們堅持打假的事例。
     
      3月13日,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在中央財經大學學術會堂召開首屆3•15打假論壇,王海、丘建東、劉殿林、郭振清、楊連弟等諸多打假名人到會座談,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李偉民宣讀了會議制定的《3•15打假論壇規則》。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站在3•15打假前沿,針對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召開3•15打假論壇會議,努力把3•15打假推向前。
     
    第三場爭論:從《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至2019年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魯02民終263號民事判決書。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出臺后,知假買假打假井噴般地涌出。然好景不長,2017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征求意見稿)》。10月13日,在工商總局召集由22個成員單位參加的“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研究討論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征求意見稿)》。隨后,形成《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其第二條規定:“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而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權益受本條例保護。但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以牟利為目的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的,不適用本條例。”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在起草說明中曰:對“職業打假”問題進行了初步規制。近年來,“職業打假”帶來的負面社會影響日益凸顯,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法理上看,“職業打假人”的主觀目的是以高額索賠來牟利,并非生活消費,也未構成誤導,不應適用《消法》關于欺詐的懲罰性賠償。實踐中,“職業打假”多數是針對廣告用語、標簽標識等不規范現象,真正打擊假冒偽劣商品和經營者欺詐行為的作用很小。另外,“職業打假人”群體迅速擴大蔓延,極大地浪費了行政、司法等公共資源,擾亂了市場秩序,導致經營者和“職業打假人”直接沖突,甚至釀成群體性事件,有必要及時加以遏制。為此,《條例》第二條在立法層面首次回應了社會關切,明確以營利為目的購買、使用商品或接受服務的不適應本條例。《條例》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后,第二條引起較大的反響,存在不同認識,但贊同的意見不斷增加。在廣泛研究了各方意見的基礎上,《條例》吸收了發展改革委的意見并修改為“以牟利為目的”,以更準確地表達立法本意和貫徹上位法《消法》精神。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上報國務院。2016年11月16日,國務院法制辦公室發布了《關于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全文公布,征求社會各方意見。為了響應國務院法制辦的通知,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和中國技術監督情報協會于2016年12月9日在北京京師律師事務所舉辦第三屆3•15打假論壇,來自全國各地的會員、專家、民間打假人士、媒體友人百余人出席會議,對《消法實施條例(送審稿)》第二條提出質疑。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辦公廳給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一封答復意見,其中說:“考慮食藥安全問題的特殊性及現有司法解釋和司法實踐的具體情況,我們認為目前可以考慮在除購買食品、藥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職業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為。”
     
      不少地方著力落實這一精神,否認職業打假人是消費者,駁回他們的訴求。更有甚者動用刑事手段,以敲詐勒索罪制裁職業打假人。 
     
      在這場爭議中,國務院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提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未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施條例(送審稿)》列入五年立法規劃。
     
      在這場爭議中,2018年1月5日,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就上訴人利群集團青島利群商廈有限公司萊西分公司與被上訴人董秀林產品責任糾紛一案做出(2017)魯02民終10484號民事判決書, 判決明確指出:“上訴人銷售不安全食品,危害公眾健康,其不反省自己,反而指責被上訴人訴訟以營利為目的,對該主張,本院不予支持。被上訴人提起本案訴訟即使以營利為目的,但是其行為同時具有維護社會公共利益,凈化市場的作用,法律規定支付價款十倍的賠償金就是對這類行為的褒獎。欲要杜絕被上訴人的營利,上訴人最好的辦法就是不銷售不安全食品。”精彩的打假判詞產生巨大社會反響,判語瞬間成為網紅。
     
      2018年6月6日,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舉辦“第四屆3•15打假論壇”,研討了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就上訴人利群集團青島利群商廈有限公司萊西分公司與被上訴人董秀林產品責任糾紛一案,高度贊揚青島中院(2017)魯02民終10484號民事判詞。
     
      2019年3月6日,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就上訴人韓付坤與被上訴人李滄區多美好批發超市產品責任糾紛一案做出(2019)魯02民終263號民事判決書,再次旗幟鮮明地支持知假買假10倍賠償。
     
      青島中院的判決書寫道:“本案12瓶紅酒均沒有中文標簽,表明:一、來路不正;二、缺乏最基本的食品安全信息,為不安全食品。一審判決對此認定正確,應予肯定。”
     
      “關于本案上訴人是不是消費者的問題。消費分為生產資料的消費和生活資料的消費,只有生活資料的消費才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所保護的消費。因此,判斷一個自然人是不是消費者不是以他的主觀狀態為標準,而應以購買的商品的性質為標準,只要他購買的商品是生活資料,他就是消法所指的消費者。《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條“消費者為生活消費需要購買、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權益受本法保護;本法未作規定的,受其他有關法律、法規保護”不是給消費者下定義,而是明確該法的調整范圍。這可以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62條得到印證,該條規定“農民購買、使用直接用于農業生產的生產資料,參照本法執行。”本案上訴人購買的是生活資料,因而是消費者。”
     
      “關于職業打假者是不是消費者的問題。本院認為,一、判斷消費者的標準,不是以購買主體的主觀狀態,而是以標的物的性質為標準;二、難以給職業打假者下定義。消費者打假有指標嗎?普通打假者打假多少次就轉變成職業打假者,難以給出這樣的標準;三、打假是好事不是壞事。法律規定成功的打假者有權主張懲罰性賠償金,表明法律鼓勵打假,打假是好事。打一次假是好事,打十次假不可能變成壞事;四、即使是社會公認的職業打假者購買生活資料時,也改變不了其消費者的身份;五、徒法不能自行。懲罰欺詐消費者行為的法律、保護食品安全的法律,不會因為頒布了就自行得到落實了。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實施,法律條文就是通過一件一件的案件逐步得以落實的,沒有案件就沒有法律的落實。每一起消費者針對經營者經營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的行為提起的訴訟,都會或多或少促使經營者更加重視食品安全,促使消費者更加關注食品安全,進而使法律的規定得到進一步的落實。當所有的消費者都覺醒了,都成為潛在的打假者了,那么制假、售假的行為也就失去了市場。沒有了制假、售假行為,打假現象自然而然就消失了。打假的目的可能為了獲利,任何人訴訟都是為了利益,誰也不是純粹為了體驗訴訟程序而到法院來走一遭的,民事訴訟如此,行政訴訟、刑事訴訟也是如此,不能因為當事人的目的是為了獲利,法院就駁回起訴者的訴訟請求。利益分為合法利益和非法利益,法院保護的是合法利益,否定的是非法利益。制假、售假獲取的是非法利益,打假獲取的是合法利益,為了獲取合法利益,無可厚非。要求法院支持制假、售假的利益否定打假的利益,是與制假、售假者一個立場的腔調。有些人把法律的槍口對準打假者,做出讓打假者痛,制假、售假者快的事情,背離最基本的人民意志,因為人人都是消費者,《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是人民的意志。打假也需要專業,如果多次打假者可以定義為職業打假者的話,那么職業打假者就是消費者的先驅,自然受《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保護。”
     
      “關于本案上訴人是知情者,其訴請應否得到支持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管理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條對此已經給出明確的答案“因食品、藥品質量問題發生糾紛,購買者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權利,生產者、銷售者以購買者明知食品、藥品存在質量問題而仍然購買為由進行抗辯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此其一;其二,如果不準知情的消費者打假,就會造成這樣的結果:不知情的消費者不可能打假,而知情的消費者又不準打假,則制假售假行為可以堂而皇之大行其道了,如果這種荒謬的觀點能夠成立,那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立法宗旨可以改為制假售假的護身符了。”
     
      “關于本案上訴人沒有飲用本案紅酒,沒有造成人身損害,能否主張懲罰性賠償金的問題。本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食品藥品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15條“生產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銷售明知是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向生產者、銷售者主張支付價款十倍賠償金或者依照法律規定的其他賠償標準要求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表明價款十倍的懲罰性賠償不以消費者人身權益遭受損害為前提,如果消費者人身權益遭受了損害,消費者還可加重主張損失三倍懲罰性賠償金。”
     
      判官以犀利的刀筆,重重落下法槌,批駁了各個奇談怪論,且答疑解惑,潑墨出鏗鏘的經典判詞,這是一篇驚天動地的打假檄文,全社會叫好,為他點贊!
     
      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魯02民終263號民事判決書問世的當月,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編發通字(2019)22號簡報,向社會通報這篇春日驚雷般的打假判詞。
     
      2019年4月29日,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聯合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共同舉辦“第五屆3•15打假論壇”,就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2017)魯02民終10484號民事判決、(2019)魯02民終263號民事判決,研討“懲罰性賠償中的疑假買假、知假買假的法與理”。
     
      疑假買假、知假買假的第三場爭論要持續多久,不得而知。還有沒有第四場爭論、第五場爭論?回答是肯定的。樹欲靜而風不止,不以人的意志轉移。
     
      矛盾的對立統一,有假貨就有打假。打假有官方,還要啟動3•15打假。有民間專業打假,就有疑假買假、知假買假的爭議,這場爭論看來要持續到假貨消滅光時方能止。
     
      既然這場爭論是長期的、持久的,消費者要堅持疑假買假、知假買假,那就不能不說說提出懲罰性賠償的初衷——《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懲罰性賠償的設計初衷就包括疑假買假打假。
     
      1991年夏,由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民法室主任胡康生指意,著者受命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的起草工作。上世紀90年代初,那時市場上假貨遍野,地攤上、國營商店里,假貨俯首皆是,構成對消費者權益的最大侵害。面對滿目的假貨,消法怎么辦。法律不是一文空紙,它要解決現實問題。
     
      怎樣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制定好,切實保護消費者權益,那就得打假。怎樣打假,就得靠官方打假。但僅靠官方打假還不夠,怎么辦?抗日的勝利靠的是人民戰爭。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動力。發動群眾,打人民戰爭,是我黨克敵制勝的法寶。打假,也需打人民戰爭,動員起消費者打假。
     
      怎樣動員消費者,撬動經濟杠桿機制不失一個好辦法。中國民間有“缺一罰十”的習俗,上升為法律就是懲罰性賠償。把懲罰性賠償制定成法律,用以武裝消費者,讓消費者拿起懲罰性賠償法律武裝,向造假售假者開戰。消費者打假,包括上當受騙后的打假索賠,也含消費者主動買假打假索賠。
     
      受命消法起草工作后,1991年的秋冬著者沒有召開一次消法起草會議,用了半年時間苦思冥想閉門研究消費者打假問題。在1992年春國家工商總局、中國消費者協會組織的福州會議上,著者提出以懲罰性賠償思想打假,受到與會工商、消協人的熱烈贊同。
     
      這年,著者寫了《論“缺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思想》一文,這篇論文為中國制定懲罰性賠償的法律奠定了理論基石。
     
      《論“缺一賠十”的懲罰性賠償思想》論文登載于1993年1月8日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內部刊物《法制建設研究(試刊)》。文中特別說道:“我國民間流傳著‘缺一罰十’的俗語,少一兩補一斤,這是人民群眾對缺斤短兩、克扣消費者行為做斗爭的結晶。這一經驗升華為理論即是懲罰性賠償原則,可謂根治偽假商品的靈丹妙藥。例如,消費者買到一瓶假茅臺酒,除假酒歸買者外,經銷者還要以假茅臺酒十倍的價格賠償消費者,這樣就能縱人‘爭購’假茅臺酒,從而無人敢再經銷假茅臺酒。將‘缺一罰十’懲罰性賠償的法律武器交給廣大消費者,動員億萬群眾與偽假商品做斗爭,并使之得以實惠,就能對偽假商品形成‘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局面,使其無處藏身。”白紙黑字寫得十分清楚:“十倍的價格賠償消費者,這樣就能縱人‘爭購’”。懲罰性賠償的設計,既含消費者上當受騙后價格十倍的索賠,也包括消費者主動疑假買假打假的索賠。有人說,起草消法時沒有想到會出王海。這些人沒有參加過消法的制定,卻信口說別人沒想到,或許是為了反對知假買假而言出這種托詞。打假,官方是的主力軍,消費者是游擊隊,二者結合,打人民戰爭,才能給造假售假者致命打擊,直至把它消滅光。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開創先河后,中國的懲罰性賠償頑強地向深遠發展。2009年2月28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通過的食品安全法規定了價款十倍的賠償金,消法修訂后,食品安全法增加了“損失三倍的賠償金”。2009年12月26日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通過的侵權責任法寫上了懲罰性賠償一語。2013年4月2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次會議通過的旅游法規定了支付旅游費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賠償金。2013年8月30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次會議修改的商標法規定了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賠償數額。2013年10月25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五次會議修正的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加大了懲罰性賠償力度,懲罰性賠償由一倍提高到三倍,并增加損失的雙倍賠償。今后,懲罰性賠償的法律還會伸向更多領域。
     
      克強總理在去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巨額懲罰性賠償”,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又嚴厲地說:“讓嚴重違法者付出付不起的代價。”讓我們把克強總理的號召落到實處,把懲罰性賠償推向縱深,3•15打假高潮不斷掀。
     
      有懲罰性賠償,就會有疑假買假、知假買假的爭議,直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走過初級階段。既然懲罰性賠償的打假會長久持續,我們就要做持久斗爭的思想準備。若干年前在一次中消協舉辦的3•15活動上,著者做了《將懲罰性賠償進行到底》的發言。當時正播太平天國的電視,仿照片中曾國藩的話,“豪言壯語”地說:
    “我深感造假售假者勢力的強大,我‘屢戰屢敗’,但‘屢敗屢戰’,和他們斗爭,還市場秩序一片凈土,維護消費者權益。”
     
    “我的后半輩子就跟他們斗爭到底,我死了,我的女兒學好民法、學好消法,和他們繼續斗爭,‘子子孫孫打下去,打不盡豺狼決不下戰場’。”
     
    還是那句話:我為法律而生,為法律奮斗終生。
    汽車圈大事小事天下事,有事郝說!
    最新資訊
    熱門排行
    電話:010-66668888
    郵箱:haoqingfeng10#126.com (將#改為@)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冠城名敦道7號樓1018室
    Copyright © 2002-2011 汽車圈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5087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0594
    辽宁福彩好运4开奖